落地生根

一个好人

一生温暖纯良 不舍爱与自由

古风小说取名秘诀其一

豆了个豆了个包:

東醉散人:



散人来解救起名废们。 




很多人应该都听说过这么一句话:“男楚辞,女诗经;文论语,武周易。”是指取名可以参考的经典。




听散人一句话,别参考这四部。








翻诗经翻到吐,取出来个名字很可能仍是俗,还重度撞名。毕竟文章千千万,用得多了,也就用烂了。




自己取名,又怕取不好是么?




什么苏紫雪、水秋寒、萧逸飞……看得毛骨悚然,还不如老老实实王爱国、齐昂强。




实在不会自己取名的,又想取得文雅、古意、不俗的名、字、号,来听听这一招,包学包会,简单粗暴。想当年(作老气横秋状),散人也曾经这样取了许多名。








方法就是:




看一首诗其中两句,取上句首字、下句末字,结合成一个名字。








听着不容易?来来来,随意翻开杜甫、李商隐:








杜甫:







闻道花门破,和亲事却非。【闻非】




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名霄】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春殿转霏微。【苑微】




浅把涓涓酒,深凭送此生。【浅生】




岭猿霜外宿,江鸟夜深飞。【岭飞】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岁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剑裳】











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云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君池】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曦。【元曦】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客枝】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宣伦】




旭日开晴色,寒空失素尘。【旭尘】











强力推荐李商隐,几乎每一首诗都可以用!李杜王白随手一翻,全都可以是个好名字,几乎所有唐诗,以及唐代之后的诗都不乏好使的诗句:











李白: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明梧】




白居易:九月西风兴,月冷露华凝。【九凝】




唐寅:梅子坠花茭孕笋,江南山郭朝晖静。【梅静】




倪瓒:靡靡风还落,菲菲夜未央。【靡央】











除了李贺。




目前只发现这一招对长吉哥哥是真的不好使,不知道为什么……








另外,名家大作自然多,还有一种诗,出乎意料的好使:画谱。




一些古代画谱或者其他图谱会把技法写成诗,比如明代《高松竹谱》里,写雪竹画法的歌诀:











雪竹枝干似雨垂,杆头安叶法难为。【雪为】




左拳按块油单纸,叶叶都从纸上飞。【左飞】











至于词曲,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可能没有诗好使,会少一些、难找一些:







辛弃疾:歌串如珠个个匀,被花勾引笑如颦。【歌颦】




辛弃疾:少年风月、少年歌舞,老去方知堪羡。【少羡】




陈维崧:今年愁似柳丝长,春宵梦断昭阳。【今阳】




刘仙伦:又是一年春事,花信到梧桐。【又桐】




吴文英: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越妩】




侯真:雪消楼外山,正秦淮、翠溢回澜。【雪澜】







最后这个真的是随手翻开《钦定词谱》看到的。









此外也可以灵活运用,譬如同音字:







李商隐: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如婵】




杜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和商。【仁商】




李商隐:丹元子何索,在己莫问邻。【丹麟】




纳兰性德:松梢露点沾鹰绁,芦叶溪深没马鞍。【松安】











而且因为格律问题,取的名字平仄会比较和谐、好听。




没错,名字的平仄也是很重要的。(所以请不要跟我提白子画,这个名字我能吐糟三天三夜不带重复。)








取名小绝招一枚,分享给大家啦!






当时明月 只是当时


那年初识,无非是亭中醉眼相遇,只是那夜,无风无月,唯有星河天悬。
“汝是何人,缘何在此?”
“哦,在下姓白,单名宇,本是走夜路去往京城赶考的,正巧偶遇兄台醉于亭中,见兄台穿得单薄,这夜里却实着凉的紧,兄台不要伤寒才是啊。”
“多谢了,贤弟可有住处?不妨到愚兄寒舍歇歇脚,明日在启程可好?”
“那…有劳了。”
“敢问大哥尊姓大名?”
“敝姓朱,字一龙。”

再后来,我们一起进了京,做了官。
轿子很稳,不同于当年赶考时的马车,摇散了一身骨头。
当今朝廷的文丞武宰,自是当初的乡野少年无法比的。
朝会依旧冗长而无趣,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年少时,金殿之上的一场辩驳,惊才绝艳的少年郎名扬天下。
那时只是前途无量抑或是前途无亮的朝中新人。
会在早会结束后回到同住的地方,下一桶挂面,分而食之。
后来,有了赏赐的府邸,官阶愈来愈高,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回。
白宇盯着手上的象牙笏板,但思绪却不在上边。
他想起自己被赐婚的那天,朱一龙找他喝酒,说是道贺。
陈年的梨花酿,甜而醇,后劲很大。
两人在月下喝着酒,竟无话可说。
朱一龙几次想说什么,却是断断续续,目光闪烁。
整晚,他喝了整整一坛的梨花酿,离去的时候定定的看了白宇一眼。
目光清亮,像是落了月光。
之后便踉跄着出了府门,再也没有回头。
只是后来,一个人的夜晚,撩人的月色都化了那人幽幽的一瞥,心里颤颤的疼。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爱情最初的模样总是甜美。
相携着,总是看不尽彼此,巴不得时时腻在一起。
他不是惯于说爱的人,拙拙的,以为是自己绊住了你的脚步。
他所知道的爱情,只是戏台上演的、传奇本里写的。
太执着的爱,总是没有结局。
我们相识,相知,相爱。
相爱之后却总难相守。
一些争执和误会之后,他选了以为对的方式。
他以为,我爱你三个字,到了极致不过是“对你好”。
只是当时,你不知晓。
否者你可以嘲笑他的木讷。
否者……就不会有现如今的后来。

后来。
他们只是朋友。
不敢多言,怕触了线。
不愿生疏,怕真真断了相知。
他在暗处关心你,你是知道的。
像得了糖果的孩子,偷偷地乐,看,他还是对我最好。
不再求别的。
贪心不足的故事,从小娘亲就有说。
这样……就很好。
再后来,你娶了亲。
温婉的闺秀,是适合你的女子。
再再后来,他也要娶亲了。
于是确确实实的就只是朋友了。
是哪两个七品小官窝在厨房分吃一碗挂面。
是谁和谁在朝堂辩论最后相视一眼。
是谁的目光在月下清明。
是谁对谁说,我们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当时明月在。
明月还似当时,彩云早已不在。
曾照,终究只是曾照。

————————————————————

他年若隔世。
当沧海已成桑田。
相距千里,他和他都想到了爱的那个人。
默然微笑。
只是当时,不仅仅爱过。
不仅仅,只是当时爱过。


还是不忍心虐两位哥哥 所以强行HE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希望你能喜欢这篇文章💕

如果朱白是真

写一写很早就想表达的使我感同身受的一些事情 不是分析 杂谈而已 废话很多 很乱 我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写了点什么玩意儿

*我 一个深爱着另一个女孩儿的女孩儿


从所有人开始注意到朱白相处的一些细节时,无论各个平台的太太如何扣糖如何做分析,若是他们彼此真的存在这些感情,我始终认为这该是一段酸涩的故事。

首先我觉得有必要啰嗦一下我的感同身受从何而来。
我的爱人,小我两岁,在我上高一而她还在读初中的时候,我们确定关系,至今已经七年。中途经历过被同学孤立、恶语相向甚至一些更加过激的行为,比如躲在楼道抽烟的男生看到我们经过会把没掐灭的烟头丢在我们身上,也经历过被父母发现被迫分手的经典狗血桥段。
那时候我只感到诧异。为什么我们坦然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向所谓的朋友表达真实的感受时,非但没有得到理解于帮助,反而是不见天日的昏暗,我们没有做错什么 却要被全世界踩在土里。直到老师把情况反映给家长,她的父母带她离开我们的城市时,已经是她初中毕业而我刚刚考上大学的时候。没错,是我们自己相互依偎着扛过了三年。
她离开时我在异地的大学军训,休息时间看到她发来的短信,她说清了原委,我只一瞬间感到天旋地转,心中苦涩却又觉得轻松。
“啊 我们终于解脱了。”
甚至我自己都没想到当最终是这种结果时,脑海中乍然浮现的是这句话。
而这种乍然是十分悲哀的。
然后我想哭,却始终留不出眼泪。因为我的内心在告诉我:你再不用时刻担心着从某个角落飞过来的烟头和吐在背包里的口水,也不用担心她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受尽委屈。
随后整个大一我有意把自己过成最死板的样子,教学楼、宿舍、食堂,三点一线,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并非是我自甘堕落,思念成疾而已。我开始认为这是在赎罪,如果那时我没有自以为是的认为我们会被所有人祝福却一把将她拉进了万劫不复,她该是一直笑着的。我知道,此后余生里,当别人赞美青春时,她回忆起曾经种种,会是怎样的心有余悸。
她终于不用再胆战心惊,我替她开心,却又不想得到宽恕。
直到大二暑假,我在打工的便利店重新遇到她。
结账时,她拿着一瓶水站在我面前,简单寒暄着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自始至终没敢直视她,我怕她变了。习惯了一年的郁郁寡欢没有发挥什么实际功效,我以为埋在心底早烂没了的感情,实际却像肥料一样 渗透进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开始想尽办法搜寻她的联系方式,直到她率先发给了我好友申请。
那一刻我才发现,我该是个多么该死的自私鬼。是我一直打着“为你好”的幌子,做着所有自己想做的事。
我们的复合没有过程,心照不宣的遗忘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我在离家很远的大学里,终于感受到了爱情真正的滋味。
直到她半夜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她的妈妈安眠药服用过量,正在医院洗胃。那一瞬间我丧失理智,不能思考,心中所想的第一件事不是你该去做什么,而是手足无措。只能无望的逼问自己怎么办呀,我该怎么办呀。
听着她哭,我也开始哭。我知道,其实什么都变了。我没法像以前那样挡在她面前跟她说:“别怕,我的痛觉神经不太敏感。”那一刻,我除了苍白无力的安慰之外 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
我想见她一面,我坐了半个白天一个晚上的火车去找她。我给她发了短信,说我就在医院门口。她回复我:你就在那里等一下 我一会儿去找你。
我们都没有年少的时候勇敢了。那时候的勇气和冲动,像撕开真空包装的羽绒服,一旦打开,就塞不回去了。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多来几个人一起按住,它就又会被抽干了所有气息,干巴巴的倒在地上。
我在医院陪着她,直到她能安心回去上课 才离开。
我在返程的火车上清楚的意识到了,如果这段感情继续下去,于她,于我,甚至于我们各自的家庭,都会变成令人厌恶变成负担。不是我们不愿付出,而是现实如此,我们却习惯活在理想里。
我们在电话里商量了好久,直到长途加漫游打到手机欠费停机才算完。
她那时才高中,注定还会接触更多美妙绚烂的世界。我们约定好,如果遇到真正好的男生,就放开彼此过正常的生活。那时,我们已经在一起五年多了。所谓爱情,已是迟暮日西,不再绚烂。更多的只是那段互相温暖彼此的旧时光在拉扯,不舍得先离开罢了。
我们没有分手,而是有了目的的继续恋爱。在此后的过程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如果她是那个真正好的男孩该多好。
如果她真的是个男孩,我们就不用在乎别人异样的眼神,可以在大街上拥抱亲吻,可以自豪的把这段感情曝晒在阳光下,可以结婚,可以白头到老。
但她不是,我也不是。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是世俗还是我们自己,我不知道。
我们开始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虽然最不敢回忆的苦涩被时间打磨的微微泛甜,也感谢那三年的经历,让我无条件的相信我的爱人的潺潺爱意。但仅仅是那二十个人、三十个人,就几乎让我们崩溃的过往,我是真的害怕重现。
可是朱白,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面临的将是多少人的欺辱和谩骂?而他们在某个不愿入睡的深夜,会不会也渴望着如果对方是异性,该有多好。
如果真相是真,那他们的勇敢值得万人敬仰。
可那太苦了,我宁愿他们为了彼此退后一步,去谈一场安安稳稳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一辈子健健康康。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如果手牵手的小幸福不是你,如果聊天界面里的小小雀跃不是你,如果哼唱着下一段歌词的人不是你,如果我想要的都不是你给的,都索然无味。
我们或者他们,隐忍或是爆发,无论怎样,我喜欢她,我就是喜欢她。
那你呢?你也喜欢他么?你也在为了他隐藏自己么?你也会想着干脆找个女孩子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不小心想起他嘴角的痣么?你也会不知不觉的拥有他的习惯么?
如果一切都不是巧合,我敬你们一杯。
没了。


想说的都没说清 不想说的胡咧咧了一堆
我特么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脑袋里嗡嗡直响 就像精神错乱了一样 我特么感觉我就是一傻逼

我有一段情呀 唱拨拉诸公听

敢夸洒落何须酒 不煮黄粱也称仙

浮屠#01
开篇一张图 内容全靠编

文字版发不出去 所以说敏感词是啥…
这要是开起车来还得了?

另:诚招标点小姐姐 单身即可😘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